您的位置:行业新闻

张大千:国宝手卷得而复失抱憾终生

2015-12-24


张大千20来岁时,在画艺上已经出人头地,30来岁已是名震大江南北的大画家,50岁以前就已经功成名就了。1950年,他刚过半百之年,远走海外,去到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,可他不甘心坐享50岁前成就的余荫,他雄心万丈,决定重新奋斗开辟他后半生的新天地。他费尽心力、智慧,运用他所拥有的一切资源,有计划、有策略地进军西方艺坛,历经千辛万苦,终于完成了他为自己所营造的愿景,经营出一个与前半生毫不逊色甚至更为出色的后半生。资深记者黄天才凭借与大千先生数十载忘年之交,挖掘出张大千后半生的心路历程。

  一、张大千的诗,在漂泊穷愁的困境中写得最好

  像张大千那样以半百之龄,还要把自己的后半生搞得翻江倒海一般,一切一切都得要重新做起,这是“异数”,绝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得到的。

  大千初离大陆时,并不知道自己将迁居何处,他在台湾、香港地区,以及日本等邻近大陆的几个地方兜来转去,观望、考察。结果发现这些地方都不是理想的久居之地,他这才想到从未去过的印度。


  他于1950年2月携妻女一起抵达印度,在新德里举办展览一个月。展览结束后,张大千即去阿旃陀寻求壁画,并进行研究。

  随后,大千夫妇带着幼女在印度各地游历观光,到了印度北部喜马拉雅山麓的大吉岭,这儿距中国最近,而且风景秀美,民风朴实,只有八九十位华侨,有如世外桃源。几个月来的奔波劳顿,他身心俱疲,便立刻爱上了这一片清幽乐土,遂租屋定居下来。

  在大吉岭的最初几个月,大千生活得很惬意,白天爬山,晚间作画、吟诗,很悠然自得。但大千毕竟是群居惯了的人,爱热闹,喜欢交朋友、摆龙门阵。世外桃源的安静生活,三五个月下来,就耐不住了。他只能借工作来排遣寂寞,每天从早到晚,不是作画,就是作诗。画得多、画得好,却无处卖画,大千逐渐感到经济压力,他是挥霍惯了的人,没有钱花,对他来说,比什么都难受。他很愁苦,不作画,就作诗,古人所谓诗穷而后工;擅写历史小说的高阳(许晏骈)也曾说:“张大千的诗,以在此穷愁的困境中,做得最好。”


  苦多乐少,他不堪再忍受。面对何去何从的问题,他无意在香港久住,此地环境复杂,华洋杂处,不是理想的安身立命之处。台湾有出入境管制,不便于自由旅行。日本,只能短暂歇脚,不堪长期居留。看来,未来的去处,还得从长计议。至于他曾住过半年的印度,虽然有一百个不好,但至少还清幽安静,不受干扰,而且,大吉岭距中国近,他可以通过通邮而获知成都家人的信息,也便于和港澳及台湾各地的友人保持联络,相互照应。思前顾后,真是一动不如一静。万般无奈,也只好再回印度大吉岭去吧!

  二、为了经营自己的后半生,他以绝大勇气远赴南美

  1951年暮春,心印三个月大的时候,大千带着家小,离香港,又回到了印度。回到大吉岭,生活环境无大变化,大千依旧每天画画、作诗,过着平淡无聊的日子。

  过了三五个月,大千又憋不住了。除了孤寂无聊之外,他更是不甘心这样穷混着虚度自己的大好年华。他决计克服万难,突围脱困,不想再在这些邻近国家或华人地区兜圈子了,索性远走天涯,找到一处完全陌生的新原野,远离尘世烦嚣,避免故土人情的无谓纷扰,让自己享有随意挥洒的自由空间,好好经营自己的后半生,开创出一个足可媲美,甚至超越自己前半生的大好天地来。


  有了这一番新构想,静极思动的张大千十分振奋。他忆及在香港时曾听到友人谈起移民中南美洲的计划,当时他未特别注意,如今想来,移民南美也许正是他所企求的“新天地”吧。

  他特地独自去了一趟香港,和几位好友切实讨论过一番,并搜集了一些有关中南美各国的资料。回到印度,经过慎重考虑,他选择了南美洲最南端的阿根廷……

  三、大风堂精品收藏,居然因为友人猝死不翼而飞

  黄山谷是北宋和苏东坡齐名的“四大书家”之一。这个大型卷子是纸本,依照有关书画著录的记载,卷高一尺一寸二分,长二丈三尺三寸余,精装精裱,全卷共171个字,字大如拳,笔酣墨饱,一气呵成。明代大书画家文徵明在卷后跋语中,推崇其“雄伟绝伦,真得折钗屋漏之妙”。此卷自明清以来,历经名家珍藏鉴赏,是一件流传有序,早经公认的国宝级稀世文物。

  1950年夏天,大千先生突然接到香港友人朱省斋的航空快信,告以谭区斋因车祸吃上官司,需钱孔亟,决意出让所藏的名贵古书画藏品,黄山谷的《经伏波神祠诗书卷》亦在其中。大千阅信大喜,立刻电报朱省斋,说“山谷伏波神祠卷,弟梦寐求之者二十余年,务恳代为竭力设法,以偿夙愿”云云。结果,大千花大钱,终于把书卷买到了手。


  以上是大千先生简单讲述他购得此卷的经过。记得讲到此处,大千停顿了片刻,才不胜惋惜地说:“梦寐以求二十多年的东西,到手不到两年就被骗走了……”

  以下,才是我们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的他被骗的经过。

  张大千得到此被称为“宋代法书第一”的书卷之后,兴奋之余,想到要与友好们分享这份喜悦,便把书卷带去日本,打算送到以复制书画闻名的京都便利堂去复制一百本,分赠友好欣赏。由于复制费时,大千无法久等,遂在东京把书卷交给有数十年交情的日本好友江藤涛雄。不料,在赴美途中,大千突然得知江藤在京都一家旅社中急病猝死的噩耗。大千立刻想到了他托交给江藤的《经伏波神祠诗书卷》,江藤也许正是为了要让便利堂制作复印本而去京都的,书卷不知已否交给便利堂?大千很着急,但不便细问,连忙赶着给江藤家里电汇两千美元的厚重奠仪,以表心意。(当年的两千美元,应算是一笔巨款。)

  大千赶回东京,专程去江藤家致意,并要取回书卷。不料,江藤太太一副茫然无知的样子,说她根本不知道大千有一个书卷交给江藤,也从未听说江藤到京都是要去便利堂制作复印本。江藤从未向她提过这件事;而且,她整理江藤的遗物,并未发现有大千所说的这个卷子。总之,她推得一干二净,似乎一切都毫无所知。

  张大千“梦寐以求”二十余年,才以重金购买到手的这么一件国宝级千年文物,就这么莫名其妙地人间蒸发了。


  记得,大千先生故事说到这儿,两手一摊,沉重地叹了一口长气。像是自言自语似地说:“其实,我不报警,也有我的理由,我给对方留点余地;他骗我的卷子,无非是贪财,他不会把卷子留在手中,会偷偷卖出来,我愿意花钱买回我的卷子。”

  老人这一套宅心仁厚而天真的想法,几乎让我噤声。我不敢再顶撞他,却忍不住问道:“结果,卷子卖出来没有?”

  老人的答复,让我和在场的其他两三位朋友大感意外:“卖出来了,我也见到了,只是……”接着,老人讲出了传奇性的一段情节。

  四、书卷被窃取的经过,被大千先生书写成奇妙跋文

  话说某年,大千到了东京。一天,日本细川护立侯爵托了一位友人来看大千,说侯爵前些时收进中国宋代大书家黄山谷写的一个大手卷,上面钤有大千先生的收藏印,想必这手卷曾被大千先生收藏过。因此,侯爵亟欲邀请大千先生餐叙,并请代为鉴定书卷是否真迹。大千感慨万端地舒展书卷仔细欣赏,从卷首成亲王的正楷题签,慢慢看到卷末最后赫然在目的“三千大千”“大千父”“大千居士”等几方自己的收藏印章。大千一面向细川郑重指说书卷的确是山谷真迹神品,一面毫不保留地说出书卷被骗失的经过。

.

  细川听后,惊愕万分,不断低声喃喃自语:“怎么会有这种事,怎么会有这种事!”但惊愕之余,也只是对大千表示“残念(遗憾)”及同情而已,丝毫没有“割爱”或以其他方式让书卷完璧归赵的意思。

  至此,大千完全绝望,确信书卷再无可能回到大风堂收藏了。

  细川本来并不知道自己以重金购得的书卷竟是“赃物”,他之所以郑重邀请大千先生来舍,原是想请大千这位享有盛名的大鉴赏家,又是书卷的故主,能在书卷上题跋一段,让书卷锦上添花。不想自己竟误买了大千痛失的宝物,细川自是十分尴尬,但他显然不愿放弃请大千题跋的机会,遂老着脸皮,以极其恳切的语气向大千说,他有一个不情之请,能否请大千先生在书卷上题跋?大千颇感意外,却又被老侯爵谦卑诚挚的态度感动了,不假思索就答说:“可以,但我要把书卷被窃取的经过写出来,侯爵是否愿意?”

  细川一听大千同意题跋,立刻笑逐颜开。大千说要把书卷被窃取经过写出来,细川也连声说“好”,并指着身旁书桌上的文房四宝说:“就请先生大笔一挥吧!”

  大千在书桌前坐定,展开书卷,握笔濡墨,在书卷拖尾空白处,写下洋洋洒洒的跋文……

友情链接1:在线博彩 网络百家乐 赌博技巧 澳门赌城 澳门真人赌场 足球博彩 博彩公司 体育在线 澳门赌博 扎金花 斗牛 赌球网 hg0088 金沙 金沙官网 老虎机 百家乐官方网站 百家乐官网 百家乐网址 赌博 赌博网 赌场